過敏性鼻炎

時間: 2013-06-24

治療疾病是我們每個人的事情,我爲什麼每天守候在這裏就是在這裏鼓勵大家有病自己堅持治療,儘量用一些綠色療法,少付藥,多激發身體的體能,使其發揮自己應該履行的職責。

單老師你好,我是一名25歲的女生,患過敏性鼻炎大概都十年了吧。跟很多人一樣,西藥中藥都吃過,偏方也用,但無一療效長久,基本上除了儘量不讓自己受寒感冒外已經是無可奈何了。因爲種種因緣,今天能來到您的博客,真的很感恩。自從去年重新燃起對國學的興趣之後,我對中醫的認識也有了很大的提高,知道了陰陽,氣,經絡穴位等等關鍵詞,中醫既是“道”,又是“器”,更重要的是只要我們習得一些簡單的方法,懂得一點醫理,就可以自己治療自己從而達到所謂的“不可思議”的效果。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既經濟又實惠。我深深的爲我們的傳統醫學感到驕傲。同時我也發現“病治有緣人”的道理。
像現在很多疾病並不是沒的醫,其中有一個針對性的問題。

一 中醫裏面的方法就有很多,用中藥只是最常見的,還有諸如針,灸,刮痧,拔罐,點穴,正骨等等多種多樣。針對一些疾病總會有一種方法是療效最顯著的

二 很多優秀的中醫師也有派別之分,對某類疾病很上手,對某類疾病療效就不那麼明顯。所以治病也要講求找“對的人”,優秀的醫生治不好也不需要灰心。

三 病人本身的問題,有些方法對其他人都有效唯獨對自己效果不大。既有可能是身體本身的問題,也有可能是自身對醫生的不信任或者對治療方法的懷疑,這種是很常見的現象,因爲不信任身體就會不知不覺的產生某種“對抗”,療效自然大打折扣。

四 做歸做,但是沒有堅持下去,遇到氣衝病竈的反應就退縮了,這是源於認識的問題,當然有些人純粹是懶而已。

中醫的文化博大精深,但很多治療的手段卻簡單實用到讓人不敢相信,我想大部分的疑慮也是因爲基礎的醫理教育不夠普及的關係。這讓我想起高中歷史曾講到《黃帝內經》這本書,那時候只記住名字,知道是講醫的,其它的什麼也不清楚,真的是很可惜。就像很多人知道《論語》是偉大的經典,但翻來覆去就知道那麼三兩句而已。所以纔有于丹講論語的火熱現象。這也是我重讀《論語》之後的感慨,經典還是要讀原汁原味的。話說回來,古人就曾說“爲人父母者,不知醫爲不慈,爲人子女者,不知醫爲不孝”,看來,古人把知不知醫上升到一個很高的層面,這意味着無論是誰,多多少少都要懂得一點醫理,我想這並不是古人苛刻,而是通過醫理,每個人都能懂得一些養生保健的辦法,從根本上杜絕疾病的發生,必要時還能自己治療自己,而西醫則不太可能。小孩子如果從小能熟讀《黃帝內經》,那無論他以後是否從醫,都會對他的人生大有裨益。只要醫理代代相傳,那麼我們的民族當然也能生生不息。

像單老師着重介紹的艾灸就是我所陌生的。現在看來我要認真學習這個方法了。看了這麼多朋友的反饋和單老師的解釋我相信它是治療過敏性鼻炎的一個很顯著的療法。今天開始我就要付諸行動,相信一定會好。能來到此博客的朋友相信都是有緣人,希望大家停止觀望和一味地詢問,仔細看單老師的文章之後就立刻投入行動堅持下去,這樣纔不辜負得來不易的“善緣”。

借老師的平臺,我也再講講近來學習中醫過程中的一些因緣,算是跟大家的一種交流。一開始我接觸的便是中裏巴人的《求醫不如求己》,自此纔開始對穴位有些研究,書中也確實有很多簡單實用的方法,像推腹和敲膽經,我基本上都有堅持,那時我比較關心鼻炎的問題,書中說的天府穴是過敏性鼻炎的一個關鍵穴位,我就去找,兩邊的手臂一按,還真的很疼,這麼斷斷續續的按摩下來,覺得也有小小的作用。其它還有一些針對鼻炎的動作,但比較難堅持。後來中裏巴人老師開通了山藥社區,我也會常去看看,因此我才發現網友們推薦的一檔中國之聲的欄目叫——國學堂(重新發現中醫太美),由北京厚樸學堂堂主徐文兵老師和以前鳳凰衛視節目主持人樑冬共同主持,重新帶領大家認識經典《黃帝內經》,徐文兵跟樑冬的合作應該說是默契十足,天衣無縫,既有一種嚴肅的態度,也照顧大家的底子講得比較易懂也很風趣幽默,如果大家對中醫有興趣,那真的是一檔極爲難得的好欄目。

出於對國學的推廣的目的,樑冬也邀請了各路名家,而其中就邀請了具有某種特殊經歷的蕭弘慈老師,並著有書——醫行天下,聽了他的廣播,開始了解了他現在正致力推廣的拉筋拍打的療法。不花錢不用藥,所以我立刻投身實踐,效果確實讓我驚歎,其中痛經的問題很快解決,還有一陣時期的肩膀痠痛問題也一併解決。當然,拉筋拍打還有很多其它“驚人”的療效,在這裏我就不多說了,大家有興趣也可以上網搜“醫行天下”的博客。我想說的是無論是中裏巴人的書還是蕭弘慈的書我都沒買,因爲網上的資料已足夠,關鍵是你“用不用”的問題,我並不是做廣告,而是希望大家瞭解更多實用的療效而已。這一點跟我想跟單老師開博的目的是一樣的。令人可喜的是,近年來,無論是政府還是民間,都有仁人志士在爲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播和推廣做出切切實實的努力,而中醫作爲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方面,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也許大家會問,那前面那些人講的內容這麼豐富,療效這麼好,你的過敏性鼻炎怎麼就還沒好呢?我想說的恰是這裏,基於前面知識的積累,我確實了解了中醫的醫理和一些實用應用方法,不可否認的是,按摩穴位和拉經拍打(單老師說過哪裏不舒服就艾灸哪裏,蕭老師則說過哪裏不舒服則拍打哪裏,其實道理相通,各有巧妙之處,我在中府穴就拍打出痧)都對我的鼻炎有某種程度的改善,但是正如我前面所說,很多中醫的辦法都會有療效,但對某一疾病而言總會有一個是特別顯著的。我相信艾灸對過敏性鼻炎而言就是特別有針對性的療法。我想,基於我之前症狀的改善,再加上艾灸的辦法,過敏性鼻炎一定能得到徹底的根治。想到這裏,我就感慨不已,此病已跟隨我十年,如果不是有此種種機緣,不知何時得以根治。據我所知,身邊有好多朋友都患有此症,基本上大家都都認爲無法治癒而採取消極的態度。我想我要通過自己的實踐去影響他們。
在這裏,還是要再一次感謝單老師,正是有諸位老師的貢獻,才讓廣大患者有了“重生”般的感受。
祝單老師全家幸福安康!
——琳

2009-11-16 21:02:05

相關文章
評論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