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中藥秒殺晚期肝癌肝移植(圖)

時間: 2017-04-20
肝癌特別是晚期肝癌難治、死亡率高、存活時間短,許多人都將治療肝癌的最後一線希望寄託於肝癌肝移植,其實這是一個很大的誤區,也是一個大陷阱。中國大陸肝癌濫行肝移植,曾經掀起軒然大波,造成了惡劣的國際影響,引發國內衆多專家院士集體吐槽,強烈呼籲叫停。

讓人們記憶猶新的是電影明星傅彪的肝移植。2004年8月被確診爲肝癌晚期,即行肝移植手術,後於2005年4月肝癌復發, 4月28日進行二次肝移植手術,術後病情時好時壞。有報道指出:“光這兩次肝移植手術就要花掉將近90萬元”。2005年8月廣泛轉移,各臟器功能都出現逐漸衰竭的症狀,病情逐漸惡化去世,從診斷到去世剛好一年時間。

許多人認爲肝移植是晚期肝癌的最後治療手段,恰恰相反,肝移植有嚴格的指徵,國內的《上海復旦標準》遠比國際上執行的《米蘭標準》要鬆:即單發腫瘤直徑≤9 cm,或多發腫瘤≤3 個且最大腫瘤直徑≤5cm、全部腫瘤直徑總和≤9 cm,無大血管侵犯、淋巴結轉移及肝外轉移。很多時候實際上執行的肝癌肝移植指徵只有一個,就是“有錢”!

因爲肝移植有經濟效益和學術成果雙重獲益,爲了摘取肝移植這一醫學皇冠上的明珠,不管條件成熟與否,也不嚴格執行肝移植的指徵,很多醫院不惜請來“外援”,完成肝移植手術,卻根本不考慮病人術後的存活率,以致當病人花了大把鈔票,最終換來的只是短暫的存活,部分病人家屬因爲無法接受而與醫院發生醫療糾紛、索取賠償。

看看濫行肝移植的後果:

做的90例肝移植手術中,3個月內死亡的有18例,存活超過3個月的,膽道併發症佔37%。

另有一組數據顯示,我國晚期肝癌準備接受肝移植手術治療的病人有1/3甚至50%以上存在癌栓。由於癌栓的存在,這些病人在移植後不管怎樣積極治療,一年內複發率可達80%,3年生存率低於30%,最快的病例是在術後2個月內癌細胞就廣泛擴散。

據此,中國工程院院士、復旦大學肝癌研究所所長湯釗猷在南京呼籲,肝臟移植手術不能太多太濫。參加第六屆中日肝膽胰疾病研討會的300名專家得出一致結論:肝癌晚期肝移植應該叫停。

衆多肝癌病人“被肝移植”和衆多名人專家的呼籲,終於引出 了器官移植的”准入制度”,制度出臺後,就不再是什麼醫院都能開展肝移植了,必須是大型專科醫院或有肝膽中心的大型綜合醫院才能移植。

免疫功能下降是最大的促癌因素,器官移植的人羣患癌症比正常人高23倍,肝癌肝移植後長期使用免疫抑制劑抑制術後的排斥反應,但免疫功能的抑制加速腫瘤生長、促進腫瘤復發和合併嚴重感染。絕大多數病人在術後短期內死於腫瘤復發和嚴重感染,這也是肝癌肝移植的“死穴”。

美國邁阿密大學醫學院報告,合併輕度肝硬化的肝細胞癌病人,行肝癌切除與肝移植效果相同,3年總生存率及無瘤生存率無顯著差異。研究者認爲,鑑於移植供體的緊缺,對於合併輕度肝硬化的肝癌病人,手術切除是有效的治療方法。

無巧不成書,筆者曾經在幾乎同一時期接診過兩個肝癌病人,同姓、同爲筆者的老鄉、同患肝癌肝硬化,病情也幾乎相同。不同的是一是大企業家,一爲賣豬肉的(不是北大那位)在治療三年後,大企業家被忽悠去做了肝移植,8個月因爲排斥反應和感染去世。而賣豬肉的那位因爲沒錢做肝移植,仍然堅持中醫調理,病情控制,5年穩定無惡化,至今仍在家鄉賣豬肉。

肝癌肝移植不僅輸給了手術切除,在平均生存時間、最長生存時間、生活質量、醫療費用性價比等標準,都不如外科手術、中醫中藥,甚至都無法超過順其自然不治療。中醫辨證論治、扶正固本治療中晚期肝癌有優勢。在移植肝的肝癌復發和長期使用免疫功能抑制劑的感染問題沒有得到解決之前,筆者旗幟鮮明反對肝癌特別是晚期肝癌肝移植。

十餘年前,筆者曾經在《腫瘤諮詢在線》網站發貼,中醫中藥無條件挑戰醫學上的皇冠肝癌肝移植:“病人任你選擇;方案任你設計;標準任你制訂”。如果在“平均生存時間、最長生存時間、病人生活質量、醫療費用性價比”等目前國際通行的腫瘤療效判斷指標中,有一項落敗,就算是完敗。筆者也不必學任大炮賭房價輸了裸奔,而是直接就KO出醫生行業。

看來“中醫中藥秒殺晚期肝癌肝移植”也是吸引眼球的“標題黨”,也許會引起部分人士的不適。其實“秒殺肝移植”的不是“中醫中藥”,而是“晚期肝癌濫行肝移植”,打敗你的是“無邪!”

晚期原發性肝癌臨牀病例舉偶

晚期原發性肝癌平均生存期不足一年,業內都說只要能夠活上3~5年的,不管採用神馬治療方法,也不必對照組,都可以拿出來顯擺顯擺、亮瞎眼睛。好吧,筆者凡人一個,料也不能免俗,信手拈來近十年來診治的晚期原發性肝癌真實病例數例,舉偶舉偶,現醜現醜。

晚期原發性肝癌例一:美國華裔晚期肝癌病人等候肝移植三年。

病人男性43歲,美籍華僑,美國肝癌治療中心CT掃描和肝穿刺,診斷爲原發性肝細胞肝癌,無法手術切除,符合國際肝移植指徵。美國醫生對病人說:肝移植排隊已經到三年後了,你不必排隊了,因爲你肯定活不過三年。病人還是登記排隊,在等候肝源的同時,飛回國內在筆者處中醫中藥治療,病情穩定,三年後,美國通知已經排上隊了,病人左右爲難糾結上了:你說這肝移植是做還是不做?病人覺得做也不妥,病人自認爲不移植再活3—5年沒問題;不做,可是排隊等候了三年的珍貴的肝源又不捨得放棄。

晚期原發性肝癌例二:晚期肝癌中醫治療3年餘,肝移植後活了8個月。

病人是個商業鉅子,“生意是喝出來的!“早年嗜酒造成肝硬化,右肝兩個結節大約1~2公分大小,無法切除。在全國著名的大醫院準備肝移植手術之前,詢問主刀專家:肝移植平均活幾年?專家酒後很大膽地說:“3年”。病人連夜逃離,轉來筆者處求治,要求活5年。筆者提出的前提條件是:“不做肝移植纔有可能”。於是中醫辨證論治3年,右肝兩個結節大約2公分大小,據說被原肝移植醫院忽悠去做了肝移植,估計是說:“保證活5年以上吧”。肝移植6個月後病人嚴重感染,持續高燒40餘度。電話求救要接筆者去“救命!”筆者信守當初的諾言:“做了肝移植的不治。給多少錢也不治!”幾天後,報載病人去世,企業被昔日死對頭兼併收購。唏噓扼腕,打敗病人的不是競爭對手,而是肝移植!殺死病人的不是肝癌,是肝移植!!

晚期原發性肝癌例三:晚期巨型肝癌10餘公分高質量生活已愈7年。

超過10公分無法手術切除的晚期肝癌,最樂觀的醫生預測生存期也就半年一年,大多預測半年內,活5年的難以想象。筆者診治的一位超過10公分的巨塊型晚期肝癌,經介入栓塞、中藥調理已愈7年。總結該病人抗癌經驗亮點就是:雖然病人屬於中層階層,但病人有一位善於管理丈夫的好太太,把病人的生活、飲食、治病管理得有條不紊,嚴格控制病人的飲食和藥物進口關。人說:“怕老婆,有發達”。看來癌症病人是:“怕老婆,更長命!”總結抗癌經驗,亮點是得益於一位善於嚴格管理丈夫的“吝嗇”太太。

晚期原發性肝癌例四:晚期原發性肝癌帶瘤生存、正常上班已經7年。

病人男性38歲,因肝區疼痛,CT發現肝右葉肝門處腫瘤6X7公分,甲胎蛋白2000以上,當地腫瘤醫院診斷爲:“原發性肝癌”,無法手術,介入失敗,預測生存時間不足一年。轉到筆者處,行姑息性中藥介入3次,堅持中藥調理。腫瘤逐漸控制到縮小,因家庭生活困難,連基本醫療的自付部分都很勉強,更沒法過度醫療和過度營養。堅持上班,帶瘤工作和生活一如常人已逾8年。病人曾經偶遇以前診治過他的醫生,說真是搞笑,發現那位醫生的表情猶如:“活見鬼”(病人原話)。

晚期原發性肝癌例五:養路工肝癌6公分帶瘤生存堅持工作12年。

中年女性病人,養路工,晚期肝癌6公分,帶瘤生存12年。該病人抗癌經驗就是太窮,除了每日口服一劑中藥,其它任何藥都吃不起,連最低要求的一年複查一次做一個CT的錢都困難。病人丈夫告知,當地許多“一個療程包治好”的神醫,連藥帶“托兒們”組團上門忽悠推銷,搖七寸不爛之舌,惜乎病人連試一下的錢都沒有。任你風動樹動,我自巋然不動:“沒錢!”。今年因爲腰痛,終於湊足錢遠道前來複查,入院後病人家屬每天追着看結果,CT發現肝臟腫瘤縮小一半,全身沒有轉移竈,隨即要求辦理出院,因爲“擔心錢不夠”。這位病人的抗癌成功經驗一個字:“窮”。兩個字:“很窮”。三個字:“非常窮”。

晚期原發性肝癌例六:晚期肝癌自辦農場,嚴格控制飲食,帶瘤生存已逾5年。

病人個企老闆,外院診斷爲晚期肝癌,手術、介入、射頻、化療等治療半年,不停檢查治療,“沒過過一天好日子”。病人開始出現肝腎功能損害,全身衰竭、黃疸、腹水等症狀,無法再行相應的治療,預測生存期2—3月,轉中醫姑息和緩治療。病人自辦農場,養雞、養魚、種菜,嚴格控制飲食。每月專家門診一次,每天一劑調理保健中藥,拒吃任何其它藥品和保健品。帶瘤生存年5年後,上一診複查甲胎蛋白較前明顯升高,其餘檢查基本正常,CT示腫瘤縮小,全身無轉移病竈。病人拒絕住院進一步檢查及治療的建議,帶上中藥,回農場繼續養雞、養魚、種菜和調養。病人主觀認定自己起死回生的經驗是忌口和中藥。

晚期原發性肝癌例七:讓臺灣的醫生信服中醫中藥腫瘤消失的晚期肝癌病例。

老年女性病人,家住臺灣臺南,當地醫院確診爲“晚期肝癌”,肝右葉腫瘤直徑5公分大,合併肝硬化,甲胎蛋白超出正常值100倍2000 NG/ML。臺灣的醫生爲病人制定了手術和化療的治療方案,但病人和家人拒絕了,來到在大陸投資開廠的兒子處並求治中醫。筆者予以辨證論治。2年後經臺灣某大學附屬醫院全面複查,結果B超和CT掃描發現肝臟腫瘤已經完全消失;甲胎蛋白降到28 NG/ML;肝功能基本正常,療效判斷爲臨牀治癒。臺灣的醫生不敢相信,覈查當初的檢查結果無誤。可惜病人停止中醫調理治療,5年後病人肝癌再次復發,臺灣醫生二話不說,直接建議病人:“去大陸找回那箇中醫”。於是繼續來筆者處中醫治療。筆者至今也覺得有點神奇,因爲根據習慣思維,中藥縮小腫瘤的效果欠佳,要使得5公分大的肝癌消失,有人恐怕是打死也不信。好在檢查是在遠離筆者素未謀面的臺灣醫生所做,不然要被斥爲:“騙人!吹牛!”

晚期原發性肝癌例八:晚期巨型肝癌右葉10餘公分,病人活到孫子“打醬油”。

老年女性晚期肝癌病人,右葉巨塊型腫塊10餘公分,因爲持續劇烈疼痛,徹夜不寐,多方治療並用上嗎啡類止痛藥物也未能止痛,病人的主治大夫介紹病人到筆者處“看有沒有辦法止痛”。初診病人和家屬異口同聲只有一個要求:不痛!病人能活多久不要求。筆者治以辨證論治和中藥介入,一週後基本止痛,能夠正常睡眠和生活。病人和家屬要求:最好能活到過了春節。春節後,病人和家屬的要求又有了:獨子婚期在即,能否再延長生命半年到兒子辦完婚禮。婚禮後,要求又有了變化:希望能夠看到孫子出世......5年後當病人終於安然去世時,病人的孫子已經可以“打醬油”了。

相關文章
評論